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曹红青博网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职业军人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天宝山寨[转田茂泉老师的文章】  

2015-03-20 06:54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天宝寨位于莱芜市钢城区艾山街道庙子村南白马山之巅,呈东西走向。因山顶地势平坦,古人便借山势筑寨,外筑城墙,内建石头房若干,并建有炮台、信号台,以此抗击当时的土匪。

清朝末年,由于社会形势复杂多变,加之白马山地理环境险要,致使匪患猖獗。一些游兵散勇纠集当地流氓地痞组成土匪帮伙,四处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村民们四处逃亡,无处安家。忍无可忍的村民,逐渐聚集起来,开始奋起抗击土匪。

民国十二年(1924年),为抗击土匪、“光棍”和强盗,庙子村自发组织成立了红旗会,会首为领,成员若干人,上有年迈的长者,下有稚嫩的娃娃。他们以红缨枪为主,兼用土枪、大刀、木棒作武器,因此称作红旗会。村民推举魏孝东为会长,田子顺为副会长,联络周围村民共同抗敌。

同年,为抗击土匪,魏孝东、田子顺联络高峪、纸坊两个村,利用冬春休闲时节,在白马山上合伙修筑营寨,以作为联防抗匪的营地。决议一出,周围村民群相呼应,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。一场轰轰烈烈的修寨大会战,激起了人人保家护院的雄心。当时的白马山上,红旗招展,人声鼎沸,战歌飞扬。青壮年打石头,手抬、肩扛。昼夜大干苦干,妇道人家,在家摊煎饼,送水送饭。仅用一个冬春,营寨就胜利完工。

据说当时的天宝寨,建有东西两个大门,西门是主门,村民大都由此进寨。西门,高6.9米,宽5米,呈拱门设计,拱门顶部,一米见方青石匾上刻有“天宝寨”三个阴刻大字,右下角书有“民国十二年”字样。东西两门全部用青石、灰土筑就。山的南、北两面依地势凭险要筑就两座城墙,由东至西长约300余米,南北相距30米。南北城墙筑有12个碉堡,内装生铁大炮,炮身长约6米,通体发黑,可发600余米。

寨内建有石屋300余间,里面存有粮食、衣物和饮水物事,并建有畜禽场所,以防土匪抢掠。山寨中间筑两层哨楼,居哨楼,近可观周围村庄;远可看到莲花山、葫芦山、九龙山。一有敌情,立即做好迎敌准备。守可凭险要地势,退可有深山密林。寨内平常有小分队巡逻放哨,保护山上财产。一旦发现土匪来了,即可通知山下村民,家家户户锁门上山,并肩抗击土匪。

匪事如烟:可歌可泣的抗匪斗争。天宝山寨建成的头二年,土匪是季节性的过往,见有山寨防备,便绕道而去。平日里,有了山寨做依托,种地、赶集、上店都不误,土匪来了,抢先一步进寨,心里就安踏了。有时怕遭夜袭,就白天干活,夜间进山寨,巧与周旋,还算过了二年安稳日子。

然而好景不长,民国十六年,周边多数村民进住山寨后,土匪劫物,掠人,更加频繁,山寨成其眼中钉、肉中刺,成为破袭的主要目标。民国十六年至十七年,是天宝山寨极不寻常的斗争岁月,曾多次遭受小股土匪袭扰,被山寨勇士枪炮齐鸣,击退下去。土匪曾多次使阴招破寨掠财,让山寨惊心动魄、多次历险。

  放火烧村. 民国十六年,小股土匪袭扰天宝山寨,在寨下不远处喊话要钱,并以“不拿钱就放火烧庄”相威胁,山寨守卫者予以回击:“你们这些土匪,杀人放火,掳掠百姓,无恶不作,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,胆敢上山,就打断你们的狗腿!”土匪气急败坏的走下山去,不大一会,庙子东南角上浓烟滚滚,有好几家的房子被点着了。眼见房子被烧,田仲春之妻等3名农家之妇,哭天号地,死去活来,非要下山救火不可,有的扬言下山去和土匪拼了。对此,副会长田子顺,一面封好寨门,严禁出入。一面召开紧急会议作部署,令寨民万万不可下山救火,他指出:“土匪烧房无所得,是要威胁山寨,如若下山被捉,再重金赎人,那才中了土匪的诡计。”田子顺副会长的一席话,让大家心明眼亮,很快稳定了情绪。事后查看,土匪用柴草点火烧屋,共计烧毁房屋25间,幸亏上天保佑,这天刮西北风,如若东南风,火势乘风蔓延,全村烧尽,那更是天降大难呢。

夜间偷袭。 是年,一个秋夜,约十一点钟,一村民在似睡非睡中,听到天宝寨墙外有动静,便立马起身观察动静,见碉堡里赵某抱枪打瞌睡,即叫醒一同沿寨墙查看。一看不得了了,在东南角的外墙上已经竖上了破寨的软梯子,情况十万火急,立即报告。魏孝东会长,做好防守准备。细看那软梯子,是选用两棵柏树制作的,足有几百斤重,紧急时刻,田子顺等几名大力士不顾个人安危,爬上天宝寨墙,徒手将梯子拔进山寨内。事后得知,这一夜,土匪提前设好埋伏,想在夜深人静熟睡之时,派一小股手持快抢的土匪从软梯子上偷偷摸进山寨内,然后枪声一响,里应外合,寨内不知所措,各自逃命,束手就擒,一举拿下天宝山寨。土匪的阴谋可谓毒也。幸亏发现及时,化险为夷,幸免于难。

谈判要钱。民国十六年,土匪攻破诸山寨,因杀人多,赶寨子集的人明显减少,街谈巷议的都是土匪的兽性,到处充满恐怖气氛。此时的天宝山寨大有朝不保夕之感,一些人感到没了退路,寻死上吊不活了。村民赵某已是年近70岁的老人,本来家中富有可享清福,他怕有朝一日死在土匪刀下,一日悬梁自尽。村民和徐氏已有一子二女,终日携子抱女上山寨,苦苦煎熬已经受不了,又加牵挂娘家山寨失守后父母的安全,天天流泪,彻夜不眠,产生了轻生的念头,舎子自尽,幸亏早发现,抢救及时,幸免一死。

然而祸不单行。就在此时,土匪又来谈判要钱了。“谈判要钱”是土匪的新发明,比破寨掠人要钱省事的多,不需要兴师动众付出代价和伤亡,白手拿鱼,更为合算。 一天,两名土匪代表挎着匣子枪,带着几名痞子,来到了庙子村土地庙,让看庙的人,捎信给天宝寨两会长,请两个会长下山谈判。 此次,去和土匪谈判,关系天宝寨的大事。魏孝东会长、田子顺副会长,召集众人商议,多数认为和土匪谈判凶多吉少,不可去。魏孝东会长陈述了与众不同的见解:不去,激怒土匪,会来破寨,眼下诸多山寨已破,大股土匪来犯,山寨抵挡不住,围困断水,维持不了几日,一旦破寨,全天宝寨的生命财产难以保全。谈判交钱是不得已之举,山寨暂时可以保全,至于个人安危,可以置之度外。最后决定以大局利益为重,下山谈判。 看到魏孝东会长,田子顺副会长,凛然不惧出寨下山的身影,无不肃然起敬。谈判地点在庙子村土地庙里,让看庙的,安排了茶水、酒饭边吃边谈,谈判从上午10点半开始,一直谈到下午3点,经过多轮讨价还价,最终敲定:拿大洋7000元,其中庙子村3000元,高峪2000元,纸坊2000元。约定交款期限5—7天,每村两名人质,确保款到后放人。

奋起反击。俗话说,狗改不了搽【吃】屎,土匪的本性所在,交钱只能买到暂时的平安。后来,吃惯了甜柿子的土匪,三天两头来要,一次次的催,一次次的逼,最后人们清醒,决定反抗,斗争,才是庙子村人的出路。 民国十八年,正月,得不到钱财的土匪,又来进犯不买土匪账的天宝寨。天宝寨义勇百人在魏孝东为会长,田子顺为副会长的带领下主动出击,尾追至寨子聚歼,战斗中有2名义勇壮烈牺牲。但义勇的血没有白流,土匪遭到围堵后,众义勇以长矛对钢枪蜂拥而上,令土匪胆战心寒,从此,再也未敢犯天宝寨。至此,天宝山山寨历经沧桑,同时完成了使命 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